不知怎么了,这几天特想家。想念一家人聚在一起开着玩笑、享受一桌子妈妈煮的食物,也很想念那已回到天父怀抱里的阿婆…..

阿婆在2018年5月15日离开了我们,回到天父的怀抱里。说真的,这事对我来说来得太突然了。而且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既然发生在我离开马来西亚哦到澳洲读书的三个月后。有时候,还真的不能想象她已经离开我们。总觉得她还在。

和阿婆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她也是在这世界上疼爱我的人之一。从小,她就一直捧着我。

记得公公在我三年级去世后,老爸就叫我去阿婆的房间陪她睡觉。就这样,有记忆的回忆就开始收集了。

记得那时候我和大弟睡那双层床,我们在床架上“建”了个“摇床”。每天下午阿婆吃饱了饭就会回房间摇着扇子睡午觉,醒来后就躺在那里读《中信》或《圣经》。这时,我们就会混进房间,在床边或“摇床”上陪她读。一直问她这是什么字、那怎么读的。在葬礼上,忘了从谁的口中得知。她说:阿婆说过那时她很努力地读圣经是因为她怕自己哪天不行了就不能读了。

到了晚上时间,就会和她一起对着那小小的电视机看马来戏。也因为这样,我的马来文还算不错。记得那时候,最喜欢和期待的就是周末或是假期,因为可以早早起来和弟弟、邻居朋友和他的婆婆,还有阿婆一起去晨运。那时候真的很开心,还摘了那时很流行、很美的路边花回家种。

记得五年级的我脾气不好,不喜欢妹妹老跟着我。也因为不要妹妹跟我去参加当时的主日学而被爸爸痛打一场而躲在桌子底下哭。那时,阿婆就拿着一条冰棒来安慰我、哄我出来。很喜欢听她讲她小时候的故事、去美国旅行、坐飞机的点点滴滴。后来,她因为要照顾堂弟妹而搬到古晋去。也因为我到古晋读书而与她继续了相处。

在中学时期,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每当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即便她很睏了,她还是会抓我的背(因为抓了背,我就会睡觉),也教了我公公“传授”的“催眠歌”。那时有什么心事都会跟她说,和她分享在生活里的点点滴滴。也因为她,我就开始了每个拜日都固定地参加崇拜。

后来我也分别到了诗巫、KL 读书、工作,和她的相处就渐渐减少了。但是我很感恩的是,在2014年7月上帝把我带回了古晋。从那时起,我有三年半的时间可以和她一起制造回忆。那时候的她进出都需要靠轮椅,但这一切却拦阻不了我们带她上 Borneo Highland 过夜、到公园、shopping mall、咖啡店和教堂去。

长大后的我们(孙子)是越来越调皮、“没大没小”。每次大家去看她时就是很喜欢和她“作对”,作弄她。戏精的她也会配合她的孙子们演戏、扮鬼脸、拍照。也因为她,我们这个大家族多了很多一起欢乐、欢笑的时光,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

她的离开,心里真的万分地不舍。但希望她的精神(年轻的她很刻苦耐劳,对孩子、孙子是如此地照顾啊、保护)、她的影响力(把我们凝聚在一起)能继续持守下去。愿我们的 Chiam Power 能继续延续!

阿婆,我很想念您!谢谢您一直把我当“金孙”来照顾、保护。我,真的很爱您!谢谢天父让您在我生命中出现,给了我爱与温暖,让我学习照顾、陪伴、谅解。谢谢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柔的点滴 的頭像
柔的点滴

柔的点滴

柔的点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